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453-6414299

邮箱:mdjruifeng@163.com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星河传说雍华庭小区8号楼105门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美国为能源出口开绿灯
资讯详细

字号:   

美国为能源出口开绿灯

日期:2013年5月31日 08:34


  当地时间5月17日,美国能源部批准了得克萨斯州的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准许其向尚未与美国签订贸易协定的国家出口天然气。这是奥巴马政府时隔两年再次放行这类项目,预示美国能源贸易政策将作出重要转变。为此,国际能源署发言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预测,“美国将在2020年前成为全球最大的油气出口国。沿袭几百年的全球石油天然气能源格局将在未来30年发生根本性逆转!”

  项目未批,投资先行

  据悉,美国能源部5月17日准许得克萨斯州的弗里波特液化天然气终端每天出口14亿立方英尺(约合3960万立方米)液化天然气,为期20年,出口对象包括亚洲和欧洲一些最大的LNG进口国。

  “这一项目的批准是美国能源政策的延续和体现。”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吴力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去年已经通过法案允许美国油气出口,今年的项目批准就是按照既定法案在执行。”

  根据美国法律,企业将国内天然气出口到未与美国签订贸易协定的国家需符合美国公众利益,并交由能源部批准。5年前,美国一些能源公司预期国内天然气需求上升,纷纷建立进口天然气的终端设施,而页岩气的大规模开发导致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幅增加,不少能源公司开始计划将部分进口天然气终端转换为出口天然气的设施。迄今为止,美国已有26个公司向能源部申请天然气项目出口许可。

  代表美国500多家油气企业的美国石油协会呼吁能源部下放更多天然气出口许可。据该协会预计,若美国全面开放天然气出口,从2015年到2035年,该项目可为美国创收7000亿美元,同时每年为美国创造21.3万个就业机会。而此次弗里波特的项目获批意味着奥巴马政府今后将为更多天然气出口项目“开绿灯”。“能源出口是美国重塑制造业战略的核心内容。接下来美国肯定会集中地、大批量地批准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特别是向日本和欧洲的出口。”吴力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预测。外媒分析也认为,美国被认为正在重塑自己在全球能源市场的地位,奥巴马预计将批准越来越多的美国公司向全球范围销售天然气。

  而美国的天然气出口政策不光能平复其巨额的贸易逆差,还能吸引不少外资。据悉,已有多家国外企业对美国的天然气项目表示出浓厚兴趣,不仅打算参与项目建设,还欲争夺项目的股权。此次批准的弗里波特项目将出售天然气给日本的Osaka Gas公司和Chubu Electric公司,以及国际能源巨头英国石油公司。此外,由Osaka Gas和Freeport公司创始人Michael Smith组成的财团还对该项目享有股权。

  就连美国待批的天然气项目也都找到了大买家。在美国能源部的待审核批准项目名单中,排名第一的就是位于路易斯安那州价值逾100亿美元的“卡梅伦液化天然气系统”,日本和欧洲的公司都表示将投资数十亿美元给该项目。该项目的开发商Sempra Energy的董事长Mark Snell预计日本的三井公司、三菱公司、日本邮船公司以及法国的苏伊士集团将出资60亿至70亿美元换取49.8%的股权。

  未来十年,格局将变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10年内,美国的页岩气干气产量从2000年的0.39万亿立方英尺提高到2012年的850万亿立方英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美国页岩气已经开始改变美国乃至世界的能源市场格局。

  国际能源署发言人甚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大胆预测,“美国将在2020年前成为全球最大的油气出口国。沿袭几百年的全球石油天然气能源格局将在未来30年发生根本性逆转。2030年前后,北美地区有望成为石油净出口地区,北美乃至整个西半球,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正在掀起一股热潮。”

  分析认为,国际天然气市场的卖方市场将在10年后终结,美国天然气出口会首先改变天然气资源大国主导的定价模式,即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天然气供应国所主张的天然气价格与国际油价挂钩的模式,该模式被认为造成天然气价格随油价日趋攀升。

  全球能源供应格局也将因美国扩大天然气出口而改变。分析称,美国将会对天然气原有的生产联盟形成冲击,例如,俄罗斯和伊朗积极推动的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ECF),并指望将该论坛升级为类似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机构,但美国和澳大利亚坚决反对和抵制GECF。随着美国天然气出口影响增加,GECF将会被日益边缘化,伊朗和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价格和利润都会受到抑制。

  另外,美国天然气出口有利于美国和亚太地区的经济联系。分析人士认为,2030年前,全球天然气需求将增加45%以上,其中多数来自中国、日本和印度。2001年到2011年间,东亚地区天然气消费增长超过100%,目前占全球能源消费的19%,因此东亚国家亟待美国天然气出口,美国能源部也把东亚国家列为最重要的天然气出口国。

  “由于美国天然气价格大大低于目前的国际价格,将有力地帮助中国实现能源进口源头的多样化,有利于能源供应的稳定。”吴力波表示,“不过短期内,中国油气降价仍将表现不明显。”

  全面出口,仍需时日

  虽然美国放开天然气出口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其国内反对的声音也不小,主要来自两部分人群:一是以陶氏化学、美国铝业等为代表的美国本土高耗能制造业企业,它们担心美国天然气融入国际市场将推高国内气价,导致美国制造业运营成本大增,最终重创仍在复苏中的美国经济;二是环保部门与相关组织,他们担心美国天然气出口将进一步刺激页岩气开发,导致环境污染向全球化演变。

  而金融角度来看,油气的投资回报也不佳。例如2012年,标普500油气生产商指数的表现比总体股票市场低10个百分点,油气类股票的投资回报并不尽如人意。即使天然气热潮让大部分美国人受益,许多天然气勘探公司和数以万计的投资者至今仍然亏钱。

  不过,对美国经济的不良影响被认为是短暂和小范围的。彭博社认为,只要天然气稳定增产,美国本土的任何涨价都将是暂时现象。会计师事务所德勤认为,若美国的消费者愿意接受15美分的气价微升,国外市场的气价将随着供需关系的改变至多下降70%。这意味着美国天然气出口将成为粘附着政治影响力的商业行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也指出,即使未来美国天然气价格因为出口而上涨,美国的化工行业相对于以石油产品为原料的西欧和亚洲化工行业而言,仍具有很大的成本优势。

  在吴力波看来,“除非美国出口LNG影响到国内能源安全,否则美国必然将继续推进LNG出口项目。”

  目前,埃克森美孚、康菲石油、英国石油、壳牌等石油巨头都在想方设法把液化天然气销往利润更丰厚的国际市场,特别是亚洲市场。作为世界最大的综合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公司也计划把美国页岩气运往亚洲,代替产自西澳的天然气。但是巨额的建设成本和美国能源出口管制政策是这些石油巨头必须面对的两大障碍。咨询公司PFC Energy分析师查弗斯指出,长远看来,美国天然气出口的最大威胁是其他页岩气开发热情高涨的国家,特别是资源丰富且已启动钻探活动的中国、波兰、英国和阿根廷。虽然美国政府开始为出口天然气亮起绿灯,但是美国页岩气出口在2015年前都将受到出口许可制度的约束,因此页岩气革命仍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惠及美国,带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

  因此,即使在美国将大批量批准天然气出口项目的大潮流下,美国LNG的大规模出口仍需耐心等待。Cheniere Energy总裁查理夫·索契预计,到2018年,美国每天的天然气实际出口量可能只有10亿至20亿立方英尺,这个规模仅相当于本土消费量的2%左右。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则推测,即便美国政府顺应业界期待,迅速批准三大页岩气重镇得克萨斯州、马里兰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页岩气出口项目,美国的大规模出口仍要等到2020年。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牡丹江瑞丰电力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黑ICP备13002820号

累计访问量:29449